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不伦恋情 - 淫伯母把她的好友让他抽插 ( 玖仟字 )
淫伯母把她的好友让他抽插 ( 玖仟字 )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色综合亚洲色综合吹潮_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_色综合伊人色综合网站]

地址发布页:

二十二岁的罗歼威和他女朋友的母亲,三十八岁的早已经是一对性慾男女。叶碧霞也是为了可以留下罗歼威这一根淫棍,可以供她任意使用。所以,梁韵花把她的亲生女儿,十八岁的梁韵花,在她刻穴排下,让罗歼威狠狠地插破了她处膜。而且,梁韵花还经常引介她的朋友让罗歼威给她们享受年轻的大肉棒。


某日,梁韵花请了三位太太在家里打牌,事先梁韵花罗歼威对,说:「小宝贝,明天我邀三位太太来打牌,你先看看中意那一个,就对我讲,妈妈设法引来给你玩,但是不可和她发生感情,玩过就算,知道吗?」

罗歼威说:「我知道,亲妈妈。我心中爱的是你和碧霞,我娶了碧霞以后,还是会永久侍候你的,我心爱的妈妈,小肥穴丈母娘!」

梁韵花说:「死相!」

在晚餐时,梁韵花在她的朋友前介绍的说:「这位是性福大学的学生罗歼威先生,租居在我家对街的那一间房屋里。歼威,这位是何太太,这位是孙太太这位是梁太太,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。」

罗歼威一边吃饭,一边细观三位太太的容貌和身材;何太太五十开外,小眼圆脸,双奶肥大而下垂;孙太太四十出头,脸形身材是高高的,双奶尖尖小小的;梁太太二十六、七岁,可以说是风姿绝代,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,双奶丰满而涨涨的,迷人极了。

罗歼威心中已决定要玩玩何太太和梁太太二人,嚐嚐四十开外的妇女,以及二十余岁的少妇风味。

晚上,梁韵花在床上搂着罗歼威,问:「小宝贝你看中那位太太?」

罗歼威说:「我喜欢何太太!」

梁韵花说:「嗯!何太太都四十多了,她的丈夫已经六十多岁可能不能办事了,那倒好办。」

罗歼威说:「好呀,你怎幺说都可以。来!让我今晚好好的侍候你一顿丰富的宵夜点心,作为谢礼。」

于是,罗歼威把那一根早已硬跷跷的大鸡巴,拿出来大搞这位未来的丈母娘。从那晚起罗歼威和叶碧霞母女虽然和罗歼威同床共眠,但是梁韵花不许罗歼威再和她母女性交,要罗歼威在这三天内养足精神,以便迎战何太太。

三天后正逢星期六,叶碧霞的学校举办两天一宿的郊游,家中只有罗歼威和梁韵花,她叫罗歼威暂时在叶碧霞房中等待,她则打电话邀何太太,而成其好事。

何太太来后梁韵花陪她谈起来。

何太太说:「叶太太,你不是说要打牌,怎幺没有一个人来呢?」

梁韵花说:「我是先打电话给你的,再打给其他二位太太,她们说要在家陪先生和孩子,等明天再来打,真不好意思。」

何太太说:「没关係,家里人都出去不到晚上是不会回来的,反正一个人在家也无聊。」

梁韵花说:「说的也是,我的先生一个月有二十七天不在家,我那个丫头嘛,她一上学去,我也是一个人在家里,无聊透了,所以打打牌消磨时间。说真格的,何太太!你比我好多了,不管怎幺样,晚上睡觉还有先生陪着你,不像我晚上都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,有时候一夜失眠,浑身难受死了。」

何太太说:「叶太太!各有各人的苦衷,是无法说出来的。算了!不说也罢。」

梁韵花说:「何太太,说说不妨吗!我们都是女人,有甚幺关係,说给我听听,到底你有甚幺苦衷,何不互相想办法来研究一下去解决这种无聊的日子,你看怎幺样呢?」

何太太说:「好吧!你可不能对别人乱讲呀。」

梁韵花说:「你放心,我的目的是想听听你的事情以后,看看有甚幺方法来打发这种无聊的日子。」

何太太说:「你说我晚上睡觉有先生陪着,但是他已阳萎多年了,我才四十三岁,身体也很健康,当然还需要性安慰,可是他已经不行了。我本来想到外面找一个男人来替我解决问题,但又怕找到不良份子,所以只好忍耐着,每天打牌到天亮,免得想到那性事就难受,而睡不着觉,失眠到天亮。」

梁韵花说:「照这样看来,你的情形和我差不多,我的先生他每月回家二、三天,和我行房连三分钟的能耐都没有,使我天天盼他回家。回来了不但不能解决问题,反而弄得我不上不下的更难受。何太太我俩真的是同病相怜的苦命人。何太太,我有一句话问你,你必需真心诚意的回答我,不要不好意思讲,好吗?」

何太太说:「好的,请说吧。」

梁韵花说:「那你想不想找一个年轻力壮的来替你解决生理上的需要呢?」

何太太说:「想、当然想呀!可是年青的他会喜欢我这个老太婆吗?再说我的身材也不美了,他会要我吗?」

梁韵花说:「那可不一定呀!男人嘛,是各有所好。有的喜欢已婚的少妇,有的喜欢丰满成熟的中年妇人,这就是各人的喜好不同。眼前就有一位喜欢像你我这种既丰满又成熟的年轻人,就看你敢不敢要了。」

何太太说:「那是谁呢?你认识他吗?」

梁韵花说:「就是罗歼威,上星期不是还一同晚餐的吗?」

何太太说:「喔!是他呀,我记起来了,长得蛮英俊健壮的,你怎幺知道他喜欢丰满成熟的中年妇人的。哦!莫非你已经跟他有过了!」

梁韵花说:「何太太,我就对你老实的说了吧!我因为太寂寞空虚,已经和他发生关係几个月了,为了怕我的女儿知道了,会告诉我的丈夫,所以把女儿也给他玩过了。若是你有意的话,我叫他来侍候你一番,他很欣赏你那丰满成熟的胴体,何太太是否愿意呢?」

何太太说:「这个!我!」

何太太粉脸羞红难当地说不下去了。

梁韵花说:「何太太,别害羞了,反正我们又不是没经验,为了解决性的需要,嚐嚐年轻力壮的味道也未尝不可。再说罗歼威那孩子,不但人长得英俊健壮,而且他生有一条粗长硕大的阳具,能持久耐战,功夫又棒,每次跟我性交时,都把我缠得要死不活的,那才真要命呢?何太太,我是把你当作大姐看待,你若有意,我就叫他来陪你。你若不愿意就算了,千万别传漏出去,你考虑考虑吧。」

何太太说:「可是,他的年纪比我的儿女还小呢?那、那多难为情嘛。」

梁韵花说:「哎呀!我的何大姐,你又不是给他做太太,管他年纪是大是小。我我为了要享乐,连女儿都给他玩了。怎幺样,你考虑好了没有?」

何太太说:「嗯,既然他很欣赏我,我也很需要异性的安慰,好吧。」

何太太被梁韵花的一番游说,春意上眉稍,浑身发热,情慾也兴奋起来,而阴户中开始骚痒湿润了。

于是,梁韵花拉起了何太太的玉手,一同走到卧房,二人坐在床上,梁韵花则对何太太说道:「何大姐,你先在这里坐一下,我去叫他马上来。」

何太太说:「怎幺大白天的就!就!那多羞死人呀。」

梁韵花说:「哎呀!大姐,你管它是白天或晚上,我和他只要是兴趣来了,也不管是白天或是晚上,关起房门就办事。尤其在白天办起事来,更能增加彼此的情趣,玩得更痛快。」

过了一会,罗歼威来到卧房,将房门锁好,走到床边坐在何太太身边,只见何太太那圆圆的粉脸,羞红的低着,双眼也不敢看我,知道此时何太太已经春情泪蕩,心情混乱了。

于是,罗歼威用左手搂着她那稍嫌粗大的腰,右手抬起她羞红的粉脸,用嘴先去亲吻她的面颊说:「何妈妈,你好漂亮,又丰满成熟,我想你好久了,谢谢你今天能让我达成心愿。我要好好的爱你、疼你、侍候你。」

何太太这时闭着双眼,呼吸急促的娇喘,粉脸羞红过脸。罗歼威则将嘴过去吻上她的嘴唇,双手一齐伸到她的胸前,开始揉搓那一双稍稍下垂的乳房,时而用手指去捏弄两粒乳头。

何太太被罗歼威这一阵调弄后,竟自动的将香舌伸入他的口中。

何太太好似忍受不了了,也开始用力的吸吮我罗歼威的舌尖。罗歼威感觉到她比他还会吸吮,而且双手紧紧的抱紧罗歼威的头,罗歼威被他吸得大鸡巴挺硬高跷起来了。

罗歼威再也忍不住,替何太太宽衣解带,她也很顺从的让罗歼威把她全身脱得精光。罗歼威看她全身雪白丰满。罗歼威用手拨开何太太的双腿,她则自动张开得大大的,两片大阴唇,淫水滑润的,红色的肉洞,己经湿湿的流满了淫水。

何太太急忙把罗歼威拉到她的胴体上面,将罗歼威夹在她的两腿中间,肥臀向前挺动,口中浪叫道:「小宝贝,快、快给我插进去,我里面痒死了。」

于是,罗歼威握住大鸡巴,对準她的肉洞,用力猛的一插至底。「噗滋!」一声,罗歼威因用力太猛,东西又大,只听她叫着说:「啊!哎呀!嗯!哎呀!哦!我的妈妈呀!好痛!啊!」

何太太虽年届四十余岁,老骚穴虽然已和她丈夫玩过近卅年了,又生过三个儿女,但是其夫年老物小,那个小肥穴又长得肥厚,好似还没生育过的少妇一样紧小异常,被罗歼威这样一插到底,怎不痛得大声叫呢?

何太太的双手双脚将罗歼威紧紧缠住,他用手揉摸着何太太的大乳房,说:「何妈妈!还痛吗?」

何太太被罗歼威这一问,过了半嚮才说:「嗯!小乖乖!哦!你怎幺这幺狠心!嗯!一下子就插到底,差点没把我痛死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看何太太粉脸转红,媚眼苏丽娥丝,心中倒也平添了不少情趣,于是罗歼威开始缓缓地抽插起来。

何太太这时仰躺在罗歼威的身下,她的一双媚眼紧紧看着罗歼威的脸,粉脸不时的发出微笑,嘴唇微张娇喘着。

罗歼威忽然发觉何太太的肥臀也开始在摆动起来,娇声浪语的说:「嗯!小心肝!大鸡巴的亲儿子!快用力插!嗯!哦!插死何妈妈吧!我好舒服,啊!人家花心被你碰得酥麻死了!哎哟!我要!嗯!哦!洩了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感到何太太的阴道渐渐发热起来,加速抽插,才插了卅多下,她子宫内的淫水,往外直流。我的大龟头被她那一股热流激得麻痒痒的,忙将阳具抽了出来。

罗歼威说:「何妈妈你洩了好多啊。」

何太太仰躺在罗歼威的身下,娇声嗲气的说:「不、不要看嘛!也不要问人家嘛,羞死人了。」

何太太那双小而娇媚的眼睛,半闭、半张着,享受那第一次高潮的异味。何妈妈此时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美感。

这也难怪,何太太自从嫁了丈夫至今将近卅年了,老头子的阳具生得短小,在年轻时还算可以,中年以后从来没有使自己满足过。所以今天被罗歼威的大鸡巴,才干了数十下就已洩了那幺多的淫水。

当何太太正在回味这种奇异的快感时,罗歼威那一根大鸡巴已全根拔出来,这叫她如何忍受得了。

何太太呼叫着说:「喔!小宝贝!喔!不要抽出去嘛,人家好!好难受啊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故意的逗何太太,说:「何妈妈,你甚幺地方难受呀?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死相,你真坏!明明知道,还来问我。」

罗歼威说:「何妈妈,你又不说,我怎幺知道你那里难受吗!是!是那里吗?那里?又是那里呢?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我不来了嘛,你知道还假装不知道,你呀坏死了,我的心肝宝贝!别再逼我嘛,人家要你再!啊!」

何太太被罗歼威逗弄得把小嘴跷得高高的,假装一付生气的样子,娇媚动人。

罗歼威说:「我要你叫我一声好听的,让我听得舒服过瘾了,我就!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那你要我叫你甚幺,才听得过瘾呢?喔!啊!」

罗歼威说:「我要你叫我一声亲哥哥和亲丈夫,还要说,妹妹的小穴痒死了,要亲哥哥、亲丈夫的大鸡巴插进去干死我。」

何太太说:「啊!要死了,我怎幺叫得出口嘛!我的儿女都比你大,这、这叫我怎幺叫得出口吗?嗯!哦!啊!」

罗歼威说:「这有甚幺关係,在做爱的时候,叫声越亲热,动作越淫蕩,玩起来才能尽兴。我们现在是为了满足双方的性慾需要,而正在偷情。偷情的滋味是又紧张、又刺激、又满足嘛!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小宝贝,我真爱死你了,要是我能够年轻个三十多岁,一定非嫁你不可,你真是我的亲丈夫、亲哥哥!哦!喔!来吧!妹妹的小穴痒死了,要哥哥的大鸡巴快点给妹妹插进去,替妹妹止止痒,解解饥饿亲丈夫。」

何太太激动的用手抓住罗歼威的大鸡巴一阵套弄,嘴里娇声的说着,那种迫不急待的模样,再加上她玉手套弄我的阳具,这一阵淫蕩的动作和浪语,使罗歼威慾火燃烧得更激烈了。

罗歼威怕又弄痛了何太太,所以用手握着大阳具,对準她那红红的肉洞,慢慢的插了进去。

何太太说:「唔!唔!好涨!嗯!哦!喔!啊!」

淫水湿润着何太太的肉洞,罗歼威只挺了数下,他的那一根大肉棒已全根尽插到底,大龟头已顶到何太太的子宫口了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亲哥哥,你又顶到人家!人家的花心了!啊!好涨!嗯!啊!好酸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说:「亲妹妹还会不会痛啊?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亲丈夫,现在不再痛了!嗯!哦!只是好涨喔!大龟头顶得妹妹的穴心好酸!喔!啊!好痒!小宝贝!哦!喔!啊!动嘛、快动嘛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是越抽越快,越插越深,左右插花,到底时来阵旋转使大龟头磨擦她的花心。

何太太说:「啊!亲丈夫!嗯!哦!顶得小穴好美!我的大鸡巴亲哥哥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说:「亲妹妹你好浪啊。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人家忍不住了嘛,你还!还羞我,啊!要命的亲丈夫、亲哥哥、亲儿子!啊!你要干死我了呀!嗯!哦!喔!啊!」

何太太现在已乐得缠在罗歼威的身上,双脚高高抬起缠在我的腰上,肥大的粉臀,不停的摆动着,拚命上挺来迎合我的抽插和猛顶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亲爱的!哦!快一点!啊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说:「何妈妈!你美不美!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好美!美死我了,妹妹爱死你了,我一个人的亲哥哥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的抽插加速了,大龟头每次顶到她底部敏感的花心时,一吸、一吮着他的大龟头,她的身体也随着抖动几下。何太太每次正在享受这酥美的余韵时,大鸡巴往外一抽,小穴里又是一阵麻痒。

何太太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滋味,她怠到真是太甜美、太舒畅,也太棒了,使她去体验这性爱的异味。这时候若要她把一切都奉献给我,她都愿意的。

何太太这时娇声说:「嗯!哦!心肝宝贝的亲哥哥!我要死了!嗯!啊!我又要洩!哦!喔!啊!洩了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这时也累得停止了抽插,俯在何太太的胴体上休息一阵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哎呀!亲哥哥,不要停呀!妹妹难过死了!我还要!喔!啊!」

何太太双手抱紧罗歼威的屁股,把臀部拼命挺起,说:「亲哥哥!快插呀!你怎幺停下来嘛!你、你真会作弄人,我要被你弄死了,快动!快插呀!」

罗歼威说:「亲妹妹,我以为你已经满足了,才停下来的嘛。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亲丈夫,我还不够!我还要!求求你!心肝宝贝快!嗯!哦!喔!啊!点嘛,我要哥哥的大鸡巴!哦!不然!我不依!啊!」

罗歼威知道何太太已浪到极点,这才又猛的抽插了廿多下。

何太太说:「啊!大鸡巴顶到花心了!美!嗯!哦!美死妹妹了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故意的又停了下来,用手揉捏着她的大奶房和乳头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!我的亲丈夫!小祖宗!别!别再作弄我了!嗯!啊!求求你!小心肝!嗯!哦!妹妹的小穴难受死了!快、快插妹妹吧,唔!嗯!哦!喔!啊!唔!」

罗歼威这时才拿出真功夫,开始狠抽猛干,下下尽根,次次着肉,连续抽插了一百余下。

何太太这时被罗歼威干得欲仙欲死,接连洩了三次之多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亲哥哥!大鸡巴的亲丈夫!你插死妹妹了,小心肝!哎呀,我的水快流乾了!大鸡巴哥哥!你饶了我吧,停、停一停!哦!喔!啊!不能再!再插了,我!我又洩了!哦!喔!啊!。」

何太太再次洩的时候,罗歼威感到一种奇妙发生了,小肉穴的子宫口大大的张了开来,把罗歼威整个大龟头一下咬住,紧紧不放,过了大约二分钟左右,则慢慢的放了开来,连续不停的。

罗歼威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位看起来不太起眼的何太,他想不到她的花心能把他整个大龟头紧紧包得那幺久都不放开,这还是第一次玩到生有于此名器的妇人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亲哥哥,妹妹这一阵好舒服!嗯!哦!太美了,哥哥!妹妹的小穴好!嗯!喔!啊!不好!心肝宝贝!你舒服吗?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也急忙停止了抽插,让大龟头被花心吸吮。

罗歼威说:「啊!我的亲妹妹!亲太太!亲妈妈!你的小穴真棒!吮得我的鸡巴头爽快死了!我真愿意死在!你那小穴里!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唔!亲哥哥!妹妹好爱你!好爱你!只要你喜欢!你需要!妹妹的小穴随时都等你来干!我的亲丈夫!小祖宗!别!别再作弄我了!求求你!小心肝!嗯!哦!喔!啊!妹妹的小穴难受死了,快!快插妹妹吧!哦!喔!啊!唔!嗯!哦!喔!啊!唔!小心肝!嗯!哦!喔!啊!何妈妈以后一天都少不了你,一天都不能没有你了!我要命的心肝宝贝肉。」

他们两人搂成一团,何妈妈为了讨好罗歼威这位大鸡巴的亲哥哥,她的小浪穴的花心不停的吸吮龟头,肥白的粉臀也不停的摆动磨转。

全裸的两具胴体紧紧的缠在一起,淫态百出,罗歼威真是有生以来所玩过的其他四位中年美妇人,都比她的功夫差一筹。

罗歼威拼命的猛抽狠插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哎哟!小心肝!小宝贝!我要死了,我忍不住了,又要!洩!洩给大鸡巴的亲丈夫!亲哥哥!喔!嗯!哦!喔!啊!」

何太太前后共洩了五次,浑身不停的喘。双目紧闭,别说她没有还手之力,就连招架之力也没有了。

何太太那小淫穴里面淫水一阵阵不停的往外流,两条粉腿,随着罗歼威的猛抽狠插,不断的一伸一缩。

何太太的嘴里叫着说:「小祖宗!别别再动了,喔!嗯!哦!喔!啊!喔!我要被你干死了,我、我不行了!求求你!饶!饶了我吧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此时也快达到射精的高潮,他见何太太肥臀停止不动,实在忍不住。罗歼威急忙抓住何太太的两条小腿,拉至床边,将她的双腿分开放在肩上,使她的肥穴挺出。罗歼威手握大鸡巴猛的插入后,像狂风暴雨般的拼命抽插。

何太太说:「哎呀!我的妈妈呀!哦!喔!啊!小祖宗!小老子!你要顶死我啦,你真要了我的命了,我、我不行了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说:「亲妹妹快,快挺动你的大屁股,我!我要射精了!」

俩人同时叫着:「啊!哦!嗯!哦!喔!啊!啊!」

何太太的双腿垂在床边的地下,罗歼威则双脚站在地上,而上身俯压在她的胴体上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何太太醒来后,她发现两人赤裸裸的压在一起,不由得粉脸一红。何太太没想到今天竟跟一个比自己的儿女年龄还小的男孩子,发生了肉体关係,真是羞死人了。但是刚才那种甜美和舒畅的余味,还在自己身体内激蕩着。

但是,罗歼威的大阳具还插在何太太的小穴里面,虽然已经软了下来,但是比何太太丈夫的阳具硬起来时,还粗长硕大。

何太太想起刚才的战况,使她连洩了五次之多,这小男孩真是行,干得自己浑身舒畅。想着、想着。何太太小穴又开始痒了起来,淫水也流了出来。

何太太把罗歼威推醒,叫罗歼威好好的睡上床去,双手搂紧我一阵亲吻着说:「小宝贝,你真利害,刚才差点把何妈妈要弄死在你手里了。」

罗歼威用手揉捏着她的大奶头,奶头马上坚硬起来。另一手指伸入阴户中摸着,说:「要叫亲哥哥、亲丈夫。你要不要叫。」

何太太被罗歼威弄得浑身乱摆,娇声的叫着说:「嗯!哦!喔!啊!亲哥哥、亲丈夫、我心肝宝贝的亲哥哥!哦!喔!啊!别再逗弄我了!嗯!嗯!哦!喔!啊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听了满意的笑笑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阴毛和阴户道:「你真是我的亲妹妹、亲太太、我的乖女儿。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要死了,怎幺叫起你的乖女儿来了,你真欺负人,人家连外孙都有了,你做我的乖儿子还差不多呢。」

罗歼威说:「真想不到,你都做了外祖母了,小浪穴还那幺紧紧、小小,吸吮鸡巴的功夫又棒,淫水像自来水的流个不停,真是人间的尤物。刚才你那个小穴把我的鸡巴头包得紧紧的,抽都抽不出来,你这个小浪穴真是女人中的妙品好棒啊!」

何太太说:「嗯!我不来了嘛!越说、越难听,你得了便宜还卖乖,你真坏死了!我不依!我不依!」

何太太那一份嗲劲、媚劲、浪劲,看得罗歼威紧紧搂着她,猛亲狂吻。何太太也搂紧罗歼威疯狂的吻着,把个小穴磨擦罗歼威的大阳具,缠绵不休的浪叫着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哦!小宝贝!我好爱你,不要离开我,跟我永远在一起好嘛!我的心肝宝贝!小丈夫!亲哥哥!亲儿子!哦!喔!啊!不要离开何妈妈,好不好嘛!嗯!哦!喔!啊!」

何太太那如疯似狂的模样,看得真使人心神激涨。

罗歼威说:「何妈妈,我也好爱你,我也捨不得离开你,我亲爱的妹妹!亲太太!亲妈妈。」

罗歼威被何太太上磨下擦得慾火上升,大鸡巴硬涨起来。

何太太急忙把罗歼威推卧在床上,再俯身在罗歼威的腰上,用一只玉手握住罗歼威的大阳具,娇声说:「哦!好大的一条宝贝,真爱死人了,来!小乖乖!让何妈妈吻吻它,再给你舔,让你嚐嚐那滋味。」

罗歼威说:「真的你没骗我呀。」

何太太说:「小心肝!何妈妈绝对没骗你,你嚐过了以后,可能每次在和女人性交之前,都要叫她给你舔呢。」

何太太说完话后,张开了小嘴,轻轻地含着罗歼威那红涨的大龟头,塞得她的小嘴满满的。她不时用香舌舔着大龟头的四週、马眼,不时的吸吮,舔咬,吐出吞进的玩着。

罗歼威说:「啊!何妈妈!亲妹妹,喔!好舒服!啊!好痒!那!那个马眼被你舔得好痒!啊!」

罗歼威被何妈妈吸吮得心头酥痒,虽然玩过四个中年美妇,她还是头一个用嘴来舔吮罗歼威大龟头的女人。

以前是罗歼威为了引女人才是舔吮她们的阴户,以提高她们的淫慾,来达到抽插她们的小肥穴。想不到何妈妈来这一套口交,使罗歼威嚐到了有生以来,第一次如此美好的滋味。

于是,罗歼威把何妈妈的两条粉腿拉了过来说:「何妈妈!把你的大腿放到我的身上来,让我也来舔吮你的小肥穴,让你嚐嚐我的舌功,使你也舒服舒服痛快痛快。」

何太太一听急忙把大腿放上来,把小肥穴对準在我的嘴边,罗歼威用双手拨开她那大阴唇,露出了小阴唇。

罗歼威张开大嘴,先含住那两片小阴唇,用嘴去舔吮,又将舌尖舔着那大阴唇,不时用嘴唇吸吮,用牙轻咬,输番的拨弄着。

何太太说:「哎呀!亲哥哥!嗯!哦!喔!啊!我被你只得痒死了!啊!你好会舔!哦!喔!啊!好会吸!喔!啊!好会吮!啊!嗯!哦!喔!啊!不要、不要咬那粒阴核!哦!我被你咬得!酸麻死了!哦!喔!啊!又出水了!你!你的舌头真厉害!嗯!哦!喔!啊!」

罗歼威不管何太太的叫喊,他继续猛舔猛吮,猛吸猛咬,可是罗歼威的大阳具也被她舔吮得酥麻,酥痒传遍全身,舒服畅美到了极点。

何太太大概被罗歼威舔吮得心花怒放,肥臀不停的摆劲,小肥穴的淫水,直往外流。

何太太说:「啊!亲丈夫!妹妹!哎呀!美死了!哦!喔!啊!,我受不了了啦,哦!酸死了!我!我洩了!出水了!嗯!哦!喔!啊!哦!喔!啊!」

何太太只感到阴户中,是又麻、又痒、又酸、又酥的五味杂呈,舒适畅美极了。慾火高涨,心跳加速,把那肥白的大屁股,猛往下压,前后左右的摆动。

何太太说:「嗯!哎呀!亲丈夫!小心肝!你舔得妹妹的小穴,好!难过!难过死了!也好空虚!我要亲哥哥的!大鸡巴!快插进来,我!我不行了!痒死了!哦!喔!啊!嗯!哦!喔!啊!啊!爽死!嗯!哦!喔!啊!」

何妈妈浪叫一阵,急速的翻过身来,坐在罗歼威的小腹上,玉手握着大鸡巴,就朝自己的心肥穴里套,连连套动了几下,才将罗歼威的大鸡巴全根套尽到底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